當前位置:人大首頁 > 各地人大

南京為文明立法 讓文明行為向“硬約束”轉變

來源:南報融媒體 作者:王茸 張源源 董家訓 2020/8/14 11:18:22

  本月20日,醞釀了整整4年、經過9輪修改的《南京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以下簡稱《條例》)將正式施行。這部《條例》不僅增加了“好人法”規定,立法保障救人免責,還納入患流感應戴口罩、“一米線”、公筷公勺和分餐制等一系列日常生活好做法、好習慣,以法律“硬制度”促進文明習慣“軟著陸”。

WDCM上傳圖片

  背景:拿起法治利器,“是全市從上到下共同的期盼”

  “制定《條例》,體現了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法治建設的要求。”一位參與立法的專家介紹說。

  早在2013年,中央文明辦就印發了《關于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意見》,隨后,相關部門出臺指導意見,提出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建設全過程,融入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各環節,以法治體現道德理念,強化法律對道德建設的促進作用。

  這位專家透露,當初立法調研時,一些基層工作者普遍表示,抓好文明行為的養成,單靠道德鼓勵、教育倡導難以解決。

  雖然此前我市制定了一些與文明行為相關的單行法律法規,如《南京市道路交通安全條例》《南京市旅游條例》等,對文明行為有一定的指引和規范作用,但并沒有就文明行為促進工作職責等作出全面規定。

  “不論是普通市民還是執法者,都認為有必要對文明道德進行法律上的肯定,拿起法治的利器,將‘軟引導’向依法治理的‘硬約束’轉變,這也是這部《條例》誕生的根本原因。”該專家說。

  2017年12月29日,市文明辦正式向市人大法制委進行匯報,詳析制定《條例》的重要意義、立法基礎和制度保障,《條例》的主要內容、立法重點和基本打算等事項。

  幕后:借鑒其他城市先進做法,充分考慮社會變革

  8月10日,省人大網站正式發布了《條例》全文,共6章50條,涉及總則、文明行為規范、不文明行為重點治理、激勵與保障等板塊。

  負責起草該《條例》的南京師范大學教授楊登峰說,《條例》的制定借鑒了不少城市的先進做法。

  起草前,有關專家對《條例》的定位有些爭議,“這究竟是為誰立法?是給老百姓設定文明行為規范,還是規定有關部門提升城市文明行為的職責?”楊登峰說,其他城市有的偏于前者,有的偏于后者,南京則綜合多個城市的經驗,強調兩者兼而有之,“既方便市民對照自己的行為是否文明,也便于政府部門明確自己的責任,防止推脫扯皮。”

  《條例》第25條規定“建立不文明行為重點治理清單制度,對常見的、突出的不文明行為實施重點治理”。楊登峰說,這一條借鑒了某個兄弟城市的做法,也是本《條例》的一大亮點。他透露,在審議稿中,該條款下還詳細列明了需要重點治理的不文明行為。不過,專家們考慮到不文明行為隨著社會治理的開展存在“動態性”,社會也在不斷變化,所以去掉了那些具體行為,改為“市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工作機構應當制定并適時調整不文明行為重點治理清單”,以動態清單形式明確治理重點。

  看點:回應時代要求、體現南京特色,《條例》亮點多

  《條例》積極回應了現實問題。

  當前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反映出的社會文明問題都在條款中得以體現。如第15條規定,“公民應當愛護公共環境衛生,維護清潔、優美的城市環境,不隨地吐痰、便溺,不亂潑污水,不亂扔瓜果皮核、紙屑、煙頭等廢棄物;不非法獵捕、交易、運輸、食用野生動物;咳嗽、打噴嚏應當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影響他人,患有流行性感冒等呼吸道傳染性疾病時,應當佩戴口罩等。”第23條明確,“倡導低碳生活、文明用餐及綠色出行、無償獻血等行為;鼓勵具備救護技能的公民,在他人出現傷病或者處于其他生命健康危險時,實施緊急現場救護;積極參與文化教育、生態環保、賽會服務、社會治理、科學普及等各類志愿服務活動;積極參與扶貧、濟困、扶老、助殘、救孤、助學、賑災、醫療救助等公益活動等。”

  《條例》的制定還體現了南京特色,如總則第三條中明確規定,“本市文明行為促進工作應當弘揚南京市民開明開放、誠樸誠信、博愛博雅、創業創新的精神,以美麗整潔的生活環境、規范有序的社會秩序、便捷高效的公共服務為目標,形成向上向善、誠信互助的社風民風。”

  針對我市英雄烈士紀念設施、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多的特點,第17條規定,“在英雄烈士紀念設施、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等場所內瞻仰、祭掃、參觀時,遵守祭掃制度和禮儀規范,不褻瀆英烈,不宣揚、美化侵略戰爭和侵略行為,不損害國家和民族尊嚴。”

  意義:從“管理”到“治理”,體現城市治理現代化

  2008年以來,南京先后3次獲得全國文明城市榮譽稱號,2018年,我市全國文明城市創建成績在全國28個同類城市中綜合成績排名第8、副省級城市中排名第6,受到了中央文明辦的通報表揚;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工作年度測評工作在全國文明城市中的28個省會(首府)、副省級城市測評中獲得滿分;2018年社會文明程度測評指數位列全省第4,道德發展狀況測評位列全省第1……

  經過多年持續創建,我市社會文明程度得到很大提升,文明創建在南京早已不是一陣風式的“運動”,而是常態化的存在。

  要鞏固來之不易的創建成果,就要通過立法工作,系統總結和提升我市在文明城市創建中積累的管理體制、工作機制、方法載體等成功經驗,并對一些頑癥痼疾、問題短板予以重點整治和逐項提升。

  市社科聯黨組書記、社科院院長曹勁松認為,《條例》是我市第一部關于精神文明建設的地方法規,標志著南京文明行為促進工作進入新階段。

  “以前我們說文明城市創建,主要靠政府相關部門管理,《條例》的出臺則體現了南京城市文明創建從‘管理’轉向‘治理’的轉變,這也是城市治理現代化的體現。”曹勁松說。

  從“管理”到“治理”,最大的變化就是主體的改變。之前,文明創建的主體主要是政府部門,如今還有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大家都是城市治理和文明創建的付出者,同時又是受益者,形成了一個利益共同體,這更容易激發起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自發的努力。

  此外,《條例》還體現出了德法融合。之前對于真善美等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弘揚,多是通過社會輿論進行促進,《條例》則將道德的要求融入到法律規定中,在社會輿論褒貶的同時,還有法律層面的懲戒和激勵,既有基本規范,也有倡導規范,將正面的激勵宣傳倡導和重點整治硬性約束相結合。曹勁松認為,這也是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文明發展之路。

  聲音:《條例》讓促進文明行為更有“底氣”

  堯化門好鄰里惠民菜市場總經理蔡長歡告訴記者,讀完了《條例》全文,他對其中經營者依法經營、誠實守信、公平競爭的條款印象深刻。

  “這些針對的都是市場中比較普遍的情況。平時我們也會在商戶入駐前進行培訓,告知他們不得出現強制交易、銷售假冒偽劣產品等。有了這個《條例》,未來在市場管理時,我們會更加‘理直氣壯’。”蔡長歡說,在促進菜販的文明行為方面,管理方也做了很多努力,如禁止用高音喇叭招徠顧客、惡意競爭等,并及時對菜場內發生的拾金不昧、樂于助人等行為進行表彰。未來,菜場會把《條例》相關內容印發給菜販,進一步學習和落實,促進各方的文明行為。

  “中國好人”楊小飛曾連續堅持獻血20多年,在看到《條例》第34條“對實施見義勇為、無償獻血、造血干細胞捐獻、人體器官捐獻等文明行為的人員,應當按照有關規定給予獎勵”的規定后,他表示,這個規定既是對既往獻血者的肯定,也有助于鼓勵更多市民無償獻血、捐獻干細胞等行為。“受疫情影響,很多地方的血庫還是很緊張的,我也呼吁更多人加入我們,為城市貢獻自己的熱量。”楊小飛說。

网易彩票